主讲人:罗莎、卢文莱

音频:

1.


2.


3.


4.

9月17日【久宇思微讲堂】活动回顾,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两位优势教练卢文来老师和罗莎老师来为大家分享如何将优势代入教育之中,并且用实例来跟大家分享究竟如何具体落地。

Part1 嘉宾分享
罗莎老师:非常感谢今天晚上大家抽出珍贵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听我们的分享,我先开始,然后卢老师会继续我们的一些分享。那我就先开始了。
首先,我非常感谢盖洛普给我们这样一个平台,因为说到盖洛普的优势,我就不得不说我们的一个优势再到教育的开始,也非常感激,因为盖洛普的遇见,我跟卢老师包括我们的另外一位合伙人——黄晓明(黄老师),我们都是去年(2017年4月份)在上海去参与了盖洛普的优势课程。其实这个课程非常的好,内容也非常的充实,在短短的4天时间里面,也让我们了解了挺多盖洛普和优势的应用,以及很多的知识。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其实很多大家上完课之后,可能同学也就散了,但是盖洛普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测评/认证,需要大家在六个月里面去完成这样子的考试,通过之后,咱么才能拿到认证的证书。所以说也就是有这样子一个任务,让我们的这个团队(也就是2017年咱们4月份的上海盖洛普学习团队)再一次凝聚再一起。因为大家也都知道这考试也挺不容易的,所以说我们每一次的相遇都会以这个考试作为目标,然后大家一起去连接,一起去增进更多的彼此的一些了解。那也是在这样子一个过程之中,我们(上海的这个团队)当时也非常感谢我们的好班长将大家连接在一起。从此之中,通过不断测评的学习以及测评的考试让我们更加了解在我们这个团队里面,每一位学员的优势。也许在我进入盖洛普之前,我可能会对自己的优势会有一点依稀的感觉,但并不特别明显,或是意识性的。但是之后,我觉得通过这半年的一个沉淀,因为上完课之后都会有个沉淀,我们都发现了盖洛普优势对我们生活和工作的一个变化。

图片1

所以,因为我当时已经在做自己的一个国际教育企业,就一直都想说怎么去把优势带到我现在的这个企业之中,从教育里面,也能造福到更多的孩子和家长。所以当时就有一个这样的念想,那当时也是慢慢对自己的优势逐渐的明朗,确认之后,我们开始去学会欣赏其它团队的优势,而这个时候也是看到了卢老师在世外(咱们都只到世外学校在上海的一个地位)工作20多年,因为我想说大家怎么样把自己的优势能够去结合在一起。那也就是这样的,通过我们两个人还有黄晓明(黄老师)的这样一个结合,我们三个人利用自己的优势组成了一个优势团队。作为我来说,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比较爱社交,朋友也特别多,也教育这个行业里面也摸爬滚打了三年,所以也认识了不少的一些人脉也好,包括企业也好,所以我就被当时定下了社交家的一个角色。卢老师因为她在世外工作了20余年,也是做教师培训和学生的管理,她的实干(即做事情的速度、执行的速度和整合资源的速度)都是非常厉害的,所以我们当时就定义卢老师为实干家。那黄晓明(黄老师)他之前做过律师和法官,同时他自己也在艺术人生做策划人,有非常强的战略,所以我们把他成为智囊团的战略家。那就在这样子的一个大家都非常知晓自己的优势并且能够非常好的利用自己过去的经验、人脉包括思想去构成这样的一个自己,然后就形成了我们这样的一个团队,比如在此我觉得当时给我一个非常大的一个课程:其实在我们盖洛普的同学里面,因为上过课之后大家已经非常知晓自己的优势了,而且大家都在用同样的一个语言体系去工作,所以这个时候你会发现这是优势带来的,并不是我们上完这个课程,而是它真正能够去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也好,包括我们的行业里面,所以说我觉得这一点也非常的好。然后我们组成了这个团队之后呢,因为我其实之前也和不同的合伙人也创过业,不得不说这个创业是这么多年来至今为止最迅速、最效率的一个团队。所以说我们在一个月之内就把公司从我们的产品,甚至把第一单给接下来了,非常的快。所以我们也是在青浦世外,我们在6月份的时候就做了一场把优势带进家长教育和教师教育的这样一个启动仪式里面,然后当时也收到了搜狐和今日头条媒体的报道。经过这样的启动仪式之后,我们也在上海,起码在国际学校的圈子里面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所以之后在上海平和学校我们做了一场把优势带进他们的后勤管理团队以及他们的组织团队的培训。同时,我们现在也与宋庆龄幼儿园和包玉刚学校,结合学校在谈一个相应的优势合作。

图片2

很多时候很多人会问我说:‘罗莎,你们这个上缘的企业做的更多的感觉是高端、国际化,有钱人的家长和有钱人的国际学校才能去支持。’其实我们觉得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希望能把优势不仅仅只是说有这样的意识的学校能够去进行支持他们的课程,我们更希望优势的理念可以去涉及到每一个家长、每一个孩子。因为我们觉得优势就是就是一种视角,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有黑白两面,本来就有优势和弱势的两面,如果大家都以优势去看待这个世界,优势去看待你的孩子,那么这个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我们也是在上个月跟比乐中学(它是个公立的学校),我们也是把我们优势的理念和优势的课程带动到他们整个的教师团队里面,所以也得到了校长以及各个老师极大的支持,因为我们的优势教育给到了他们一个从未有过的体验,所以说也是极大地促进了学校的发展。所以说,这一点也是让我们感觉非常欣慰的。

在这样子的一个历程里面,因为我们这三个人也不够,虽然我们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但是这也是远远不够的,也是在我们这段时间中除了去BB各种的国际学校,去把我们的优势教育带到学校里面,同时我们也召唤到了很多关于优势教育的老师,这也是特别感谢盖洛普给我们这么大一个交友的资源和平台。同时,我们把很多曾经做组织教练的、曾经可能是在大公司里面坐主要席位的,或者曾经只是有兴趣在教育领域的以及有心理咨询、心理基础的一些盖洛普的教练们,我们把他们召唤起来。因为我们相信,优势去利用到教育,它是一个视角。所以我们认为我们的这个东西是可以提升的,当时我记得有很多上海的教练也加过我的微信,也跟我讲过现在在组织里面去做人才发展,也是想换行从事到教育行业里面去。但是怎么去跨界、转行,其实他们都会成为一个特别大的困惑,应该大家也都知道其实咱们在工作了10几年,要换一个行业去做其实是非常难得。但是我们上缘就提供了一个这样的平台,就是我们可以去把很多可能有兴趣发展优势教育的人能够带动进来,其实在组织里面去发展人才和在一个学校的组织里面去发展人才包括在家的组织里去发展家长跟孩子,其实是道而相通的。我们也是用我们这样子的一个价值观/理念去召唤更多的人。然后关于我们上缘的理念和价值观现在可以请卢老师介绍一下!

 

卢文莱老师:罗莎说到了上缘的理念和价值观,我可能还想再借一借罗莎刚才说的话,是关于优势的部分,因为首先要谈优势带给我们的一种启发才能说一下我们企业的价值观。

对于优势来说,我们三个刚才罗莎也已经介绍了。其实我们会比较(因为都在一个体系里面)容易的去发现彼此的优势。包括我们都是战略思维维度比较多的人,这种战略思维其实给到我们的一个共性就是我们发现我们有个共同的价值观,其实后来想想就是这种价值观会让我们走到一起。然后还有一些互补的才干,这互补的才干让我们各自在接下来的几节课中发挥不同的能力,这是第一个我想补充的。

图片3

第二个就是关于优势,其实这个优势公式一直还蛮震撼我的,优势=才干X投入,如果才干它是基因,它是一颗种子,那我的投入其实很重要,因为它表现出来的优势其实就与这两项相关,如果只有才干没有投入,那可能就是0有时;那反过来,如果你有很好的才干却没有在你的才干上投入,那结果也是不理想的。所以当时,这个公式给到我的就是打开了我们的一个视角,就怎么去看,大家就是以经济心理学为基础的,就我可以从我的优势来看也可以从我的弱势来看,但是如果我们从优势来看就会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是很不一样,就会很精彩,然后你会很激动,包括我弟,我弟是觉得会突然间对自己觉得很认可,原来碰过自己的一些东西或不认可的一些东西,比如我特别特别爱学习,一天到晚的学习,学的我家里人都有意见了,但是当我看到我排名在第一的时候,我就释然了,就是这样,所以这就给了我自己很大的力量,但同时也会给到我一个视角还是会以学习为力,我知道我学那么多,但是没有疏通,就相对于阻在我整个人里面,那确实也会花掉我很多精力,让我没有时间来陪家人或做一些其它的事情。所以盖洛普他跟我们说让我们一定要去管理,这个优势发挥的好当然好,但是有可能会用过了,我觉得我的学习优势就用过了,这个就是对我自己的一个很大的提醒。另外就是在用过的同时,我就会沉淀下来说我不要去学那么多东西,我就把已经学的东西做很好的整合然后去输出,这样的话我所学的东西才能使真正有用和给他人带来价值。这个是我关于优势的一点体会。

图片4

在追溯一段我自学校里的关于优势的工作,因为当时学了以后就特别特别的想把它带到学校里去,因为真的觉得太好了,就觉得很激动很嗨,就是会觉得自己很受认可,然后会把这种视角会去看周围的人,看同事,看老师然后还看学生。然后在不由自主的在看到这些人的时候我脑子里就会跳出来:这个人是什么优势的,是性格优势、是思维优势,就觉得很好玩。在学校里我就在想,怎么样就可以把这个带到学校里然后在学校落地,当时正好学校也很支持我,我有一个生涯发展工作坊,工作坊的老师都是来自于各个学科以及境内外的老师,有各种不同的职能以及班主任。这个时候我就带着他们做过一些关于优势的探索,当然那时候觉得只是想探索一下,只是想把优势理念通过老师传播出去让他们改变或重新有一种看待他人的视角和眼光。那当时我给他们每人买了一本盖洛普书送给他们,里面优带五个测评,看了后我们就做在工作坊里做了一次交流互动,我还跟其中一半的老师做过一对一的教练对话,有一种感觉就是每次做完教练对话就会看到老师的眼睛是发光的,他就突然意识到原来所认为的(其实我们之前也一直知道即看到短处的东西),突然用另一种视角来看,原来这个就是我的优势。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的缺点中,其实就隐藏这我们的优点;我们的黑暗中,就是有很多光明。这个是给我了很大的启发也很大震撼,所以我会觉得用一种优势的视角,用一种生命的状态突然发现他们的整个生命都是不一样。当然说的有点过了,不能说整个生命,就是你会发现他们的眼睛里的光然后突然间对自己很认可,而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非常棒的。所以在这个工作坊里我通过一对一教练和团队的探索(才干、优势轮等等的),这些老师就了解一下。我相信他们也是会用到自己的工作里面去,这就是当时我在学校里面所做的一些事。

另外,我自己在家里给儿子做(我当时儿子9年级),给我外甥女做,做了以后就跟他们聊,这时候就会有一个新的发现。就像当时我和我儿子关系真的还挺不错的,包括他也之前跟我说。但是你会发现他的一个才干就是理念,那我就会问他理念才干是什么,他跟我说它的那些经历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从来没见过他,我就好像觉得我真的不了解,突然间有个视角就是:哇,儿子,原来是这么想的。就是跟我说,他走在上海新天地,说是看见周围的人怎么样,他有什么感觉或脑子里有什么念头等等,突然间会觉得完全不一样。给我外甥女做的时候也是,她其实相对来说是一个很自卑的孩子,那做完以后我也会问她,我跟她做了一个蛮长时间的一个跟踪,做了之后我问她说当你做完看到报告和我跟你做完解读有什么不一样,她说看到报告就觉得是已经蛮不错了,50-60分吧;但是她说我跟她解读那么长时间以后,我就一下子把我带到80-90分,她就特别给自己自信。所以会给原来是一个特别没有自信的孩子,真的会带来很大的不一样。这是我从优势的理念中发现的一些小小的实践。图片5

这里说我们在上缘,定位在优势教育,有一个理念,就是我们发现优势教育确实是我们可以发挥它的优势走向卓越,但我们同时也发现了光靠优势可能还不够,可能每个人的生命中有一些堵点,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这种堵点就会很阻碍我们的发展。尽管优势可以带给我们一些积极的东西,但可能还不够,所以我们当时再做体验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在探索这个到底是什么。所以最终我们会发现,这主要是两个要素,其中一个要素是我们要突破卡点,突破卡点以后就能让我们的生命能量能够喷涌而出;然后发挥优势才能让个体走向卓越。其实我们把优势放到企业里就这么来进行一个融合,不是像阴阳两面,差异要相生相长,互补融合,光靠优势是不可以,但是它确实是我们因为优势教育走进了的这么一个优势教育领域。图片6

另外,在我们整个目标使命中,我们其实有一个非常大的初心,就是我们优势教育的初心。我们的初心是什么呢?就是我为什么从学校里出来,学校真的是非常好,我在学校里得到的真的是很大的滋养,所以非常感谢它。它给了我很多的教育实验的空间,那么我为什么出来?我就觉得这些东西还不够,在一个学校里我觉得可能还不够,因为这个东西不是我一个人的,也不是一个学校的,它可能就是一个要给大众的、社会的,我们其实一直说我们要回馈社会、感恩社会,但是我们怎么去做呢?我们在想,这就是很原始的情怀把我们带到了一起,也就是我们要一起把东西带给更多的人,更多的学校,更多的老师,更多的家长。所以有时时候我们回去谈教育变革,但是我们也会想我们就是在教育变革之中,那我们这个教育变革在哪里呢?就是你会发现,我们一直希望孩子很好的成长,那支持孩子成长的环境又在家庭、学校。那家庭,就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家庭如果有这种优势的视角,那我们就可能会给到孩子更多的成长的空间,给他一个积极的正向的引导。

图片7

但反过来如果是我们这个学校的组织呢,这个组织它有没有发挥它的优势,这组织中的每个人有没有发挥它的优势,所以我们就还在做一件事情,刚才罗莎说到了,为什么回去教育系统做优势,会给后勤管理团队做优势,会给民政团队做优势,那当然这个当时几个校长的确是非常有这个的理念,他认为组织确实需要每个人看见彼此优势,然后把这个优势弄出来,把这个团队带起来。他正好跟我们的理念非常吻合,那这组织如果让每一个人能够看到自己的优势,然后去欣赏他人的优势,然后在基于这个优势基础上我们再去做事情,那这个组织的精英就会不一样,而这个组织的精英带给老师的也会不一样。因为对老师来说,学校、组织就是一个成长的土壤,所以我们在这里会有一个强烈的感觉包括为什么要很多做企业培训的包括人力资源的、做高管会议的进入我们这个平台愿意跟我们合作呢?就是大家都有着一个期待或梦想,就是要把好的东西,把企业里他们认为有好的意义的东西实践下来,这同样也可以带到我们教育组织里面来。那么加入我们上缘的我们彼此真的是有一些相同的梦想,都是希望把教育的土壤耕耘好的这样一份初心。

图片8

所以我们再做家校一体化,什么叫家校一体化?就是说我们能够针对学校的组织,如果能够针对家庭整个系统,如果我们能够做家庭学校和学校,真的能够做到三位一体化的优势教育,构建一个立体化的,促进孩子成长的一个立体环境,那我觉得这个效率/能量/结果都会好很多。所以你看到我们的“缘”这个字有点像缘分的缘,其实这是我们造出来的,我跟大家解释一下:“上缘”的“缘”有一个角字旁,右边上方是一个学校的校的右半边,右下方是家庭的家的下半部,我们在这个logo上就寓意着我们要做家校一体化。那角字旁就意味着一种连接,把我们的一些资源做一些更广阔的连接(连接资源、连接人脉、连接一切可以连接的东西),这方面罗莎是肯定很有讲法的。

图片9

 

罗莎老师:对的,卢老师大概也已经分享完了她的初心,我作为主创团队之一,我也分享一下我做优势教育的初心。咱们都知道,创业的话,如果初心不是那么坚定,你没有想清楚这个事到底能不能干或能不能干好,因为创业的路上大家都知道是很艰辛的,其实我也看到了挺多在组织里面的人,也很想去迈开这一步。像卢老师在世外集团工作20年,最后这一步其实迈出来也有盖洛普团队的帮助,那所以说其实如果大家做优势教育这一块,我也知道很多教练想做自己优势教育的品牌,我觉得都特别好,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命的体验/经验,那我们觉得做好最好的教练其实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唤醒生命,如果我们对自己的生命、对自己觉察很多、了解很多,并且我们在灵魂里面真的能够通过很多对自己的对话,真的能够突破黑暗去看到光明,那我相信,我们对自己生命的觉察才是足够到位的。

那再说回创业,因为我3年之前做了久宇思国际教育,当时有个初心也是希望能够帮助很多孩子能够很好的出国。那其实在这样接触大量的学生和家长之后,我发现中国的家长对孩子都是批判性教育,我也知道家长也是挺无奈的,在这样子的一个“高考指挥棒”也好,或是国际学校、出国留学也好,他们面临的就是升学的压力。虽然我知道家长有时候都特别不忍心孩子熬夜做功课或周末去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但是我们也知道的确是升学和一些客观的压力。那在这些客观和升学的压力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孩子的优势和潜能,就是被这种升学压力堵掉了,因为这种堵掉让孩子开始产生了厌学、与家长逆反种种这样子的一些列负面情绪让家长非常的无奈。那这种无奈很多时候家长都会跟我说“哎呀,孩子可能不适合传统教育,可能更适合国外自由的教育。”我就跟他说还真不是,因为其实国外的国际教育也是压力非常大的,只是你从表面上看没有那么多考试压力。所以当我们去聊很多的孩子之后,我们会发现,他对自己是什么或要什么是完全不知道的。我问他们:你们未来想做什么?你们未来专业会选择什么?因为这是留学一个非常正常的话题,他们也是非常迷茫。那这个时候其实我们就发现了很多的一些问题:如果我们的社会/下一代,他们还火灾不知道要什么的基础之上,他们还读完大学去工作之后发现这不是我喜欢的,那他们的孩子可能也会掉队或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当我们去把盖洛普的优势放在孩子的教育里面,我们发现真的可以帮助孩子和家长去认知孩子他到底是擅长什么,所以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图片10

如果是一个孩子他可能是一个非常思考型的孩子,他也不是特别的喜欢运动或与大家做连接,当然我们会鼓励他说他可能更适合一些研究型的工作,但是这并不是说社交并不重要,因为我们都觉得不管在中国、美国或者英国,基本的一个社交(语言连接)还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可以去把提高我们孩子的优势同时去给予他信心。不是说,比如说我们之前一个孩子特别擅长语言沟通,他的沟通排在前五,然后他的理念以及取悦都是排在前五,但是他的思考和专注相对来说排的比较后,那家长就会对他非常的批判,就觉得孩子不认真学习,然后没救了之类的。其实后来我们发现孩子在学生社团里面或者是在与人交流的工作里面,他会做的非常好,也是他具备非常好的语言连接包括团队、领导力的精神,这也是可以申请到很好的一个学校的。所以后来我们发现优势真的是一种理念,它是一种视角,而这种理念和视角都可以给家长和孩子带来非常大的益处。其实我们看到很多孩子他们可能因为现在现实的一些(比如挫折)就开始沮丧、放弃自己,但如果他们自己永远都会强调他们的优势是什么,其实他们他们永远就会肯定自己。其实对自己认可之后,你会发现其实做任何事情都不是很难的。这个时候我们也会觉得优势给到家长这个影响真的太大了,所以我也觉得我不能不仅仅把优势的理念带给单独的家长,因为中国有那么多家庭,如果我们只是带给个体,那这样的客户可能还不够,我们需要去引导更多的人,而且更多的还必须要在组织里的,那就是学校。

我们作为第三方 ,我们教育家长和客户,那学生到了学校之后,老师完全是另一套,家长也完全是另一套,那孩子就能得到教育完美的滋养,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起去打造上缘的原因。我们希望通过学校组织的渠道,用优势的理念去唤醒老师,同时家长就会完全的配合,同时唤醒家长。如果家长和老师都以优势的角度去看待孩子,他不会比如“今天数学谁考了全班第一或最后”,他永远都以优势的理念去看待每一个孩子,我相信孩子的自尊、自信以及自我的认可就会绽放。那如果孩子对自信认可了之后,我相信他也会自我去驾驭很多事情。那这就是我自己的一个体验与初心,关于具体的,即优势的理念在课程中,让我们实际怎么去操作中要让卢老师分享一下。

 

卢文莱老师:经过罗莎的分享,我们刚刚一直提到的一个优势的视角,当然也是因为我们今天单独讲优势,就一直围绕一个优势来谈。我们说优势开启了一个视角,它其实就像盖洛普带给我的,它不仅仅是一个盖洛普优势的一个感觉,也就是在学了盖洛普的优势之后,我们就会发现优势的视角其实有很多层面。比如这个优势,就像盖洛普侧重在在行为、思维和情感领域的,但是其我们还有其他领域的,比如说多元智能。这些我们在教育系统非常熟悉,其实每一个孩子智能发展都是不一样的(有智能偏好的,依据多元智能理论)。

图片11

其实每个孩子,比如我认识的一个孩子,当时他是8年级,他上课很容易疲惫的,基本在课上是没有声音的,有时候都会睡觉,但是一旦有非常深刻、尖锐或能让他深思的情况,他马上会觉醒,立马跳起来然后滔滔不绝讲很多。平时看他好像没有一点生气,但他其实有很多程度是在教育思维领域(如果用多元智能来说,他应该是反思能力/内省智能非常强的一个孩子)。所以这个就是他的优势,也是从智能角度来看。

那其实我们在企业里也会有很多测评,比如说DISC,那这些就可能是关注我们互动优势了。那我们还有一些工具就比如说DPA,DPA是我觉得带到教育系统我觉得非常有效的一个工具,他可以测算其动态性格,那我们就可以从性格角度去看到他的优势是什么。性格没有什么好坏,看你怎么发挥,所以当我们以这样一个优势的视角去看待一个孩子的性格或天生气质的时候,那我们就会从这个维度去给他们更多的激励/鼓励。另外还有一个霍兰德,就是兴趣优势,那孩子他就是会从与人/物接触去发挥他的优势,是擅长心智思考还是事务处理,他有他的优势。那如果违背了这种与生俱来的优势,就想去把一个种子,它是个玫瑰,你非要把它变成茉莉,那他的功效就会很低。所以这就是盖洛普带给我和我们团队的一种视角,让我们在更多的优势领域去做探索。

图片12

另外可能会有人问:那我只要关注他们的优势,就不要关注他们的短板了吗?这个真的不是这样,我们前面可能过多的强调了优势,短板在盖洛普的理论里面也是需要管理的。如果这个短板没有影响你的整个发挥,那你就可以不用管他;但如果它影响了你的发挥,那你就一定要去补的,不能把它置之不理。就像孩子一样,我们在小学、中学、高中,都会学一些基础的课程,他的底分基础上效果是好的,你的学科相对来说需要有一个均衡,不能有不及格,不然的话你的升学可能会有问题,或你未来的发展可能会受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会说该补得咱们还是要补的。只是说我们在补短板的时候可以利用优势来填补短板,那这里面又牵扯的太多了,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总之就是在我们看待优势的时候,怎么去看待短板,以及在我们发挥优势的时候,怎么样去让我们的优势恰当的发挥而不是用过了,这里面都有很多探索的空间。那这个部分就是我想稍微补充的一部分内容。

 

罗莎老师:谢谢卢老师,我们就是发现盖洛普真的是启迪/唤醒了我们,因为我们从来没想过可以把盖洛普的一个测评优势作为一个基础,之后让我看待这个世界的整个角度都不太一样了。所以我觉得特别好,所以我在这里还想分享一下我们优势的团队:其实之前我是在500强工作,也是就此认知到了盖洛普,那个时候我其实对工作团队的感觉,其实大家也都知道在大公司工作其实50%以上都花在办公室政治了,我相信很多在场的同学或者是朋友都会有这种感觉。那我们后来就想:怎样真正去做好一个高效和优势的团队?

图片13

其实创业,说实话,是很辛苦的,我刚刚说了。也是要求高效的,比如一个机会来了,我们是需要马上出结果的,所以我就发现如果我们大家都把时间放在内耗上,相信效率是极度的低的,而且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我们需要放太多的经历在外“打仗”,所以不可能有内耗的。所以我和黄老师、卢老师去创造这个“上缘”,让我真正颠覆了组织和团队内耗的看法。我们就发现:首先这个内耗/“办公室政治”是怎么来的?第一是因为我们太自我,我们都觉得自己啥都可以干;第二是我们不信任对方,我们总觉得我们的组员永远都是跟我们竞争的,不管是你今天是副总裁还是总经理,你总觉得是有同伴竞争的,所以永远都会对别人充满了评判,其实就是不信任。但是当我们是创造“上缘”团队的时候就发现,利用盖洛普的优势我们永远发现的都是别人身上的优点,那因为我们发现了别人身上的优点,我们就学会了更多的接纳,因为我们的完全接纳和信任则造就了完美的团队。那我觉得其实每个人在自己的职场经验或工作经验里,都有很多自己的标准,每个人都有,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环境。因为这种不同,造就了团队的美丽,但就是因为我们所谓的标准,让我们有很多的评判,因为这种评判和不信任,我们总怕自己会被踢掉,我们总会觉得别人表现的比我们好,那这个时候我们其实失去了很多的机会。其实你会发现,你的公司去做成一件事情其实不需要很多人,但是如果团队的人够,你连接,即大家能用一个语言体系去工作与沟通,比如:我们工作中会有很多的任务,如果大家都能以自己的优势去领取任务和选择任务,大家不会吵架“这个该你做”或“这个该我做”,否则这就是一个低效的组织。

 

卢文莱老师:我这补充一下,正好罗莎说到组织或者我们自己的优势,我觉得这个优势,我们自己非常明显的一个定位,我们要传播优势我们自己就要播出优势,就非常重要。

我们自己的状态就是要优势,所有我们大致构建了一个优势发展的路径:首先你会通过一些测评让我们来发现优势,这个测评的理解很有意思,这取决于我们如何去理解它。我大致把测评定义为隐性数据显性化,其实我觉得测评的根本目的不是题表数据,而是看见;看见自己你就可以看见他人,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理解和改变,你能够理解自己,你就能够理解他人;你改变自己,也能够影响他人。所以这里面的逻辑我非常有感触,是我们自己的一个线下的感觉。通过测评我们就可以去了解我们的优势,然后把隐性的东西显性化出来,显性化出来之后我们就可以慢慢的去觉察,觉察之后我们就可以慢慢的去改变。

第二个路径就是先测评后觉察,通过我们做的一些课程进行反思。刚才我们也说过冲突,当然这个是良性的,是有益促进团队发展优势的冲突。然后我们就会发展个人优势,所以发展个人优势里面就是有我们刚才一直提到的,就是理解。我们去理解优势是什么,然后我们去尊重自己的优势与他人的优势,然后我们才可能去接纳(接纳自己、接纳他人),然后发挥优势、发展优势。所以我们在整个过程中就是这么一个逻辑,发展自然优势里面从理解、尊重、接纳、发挥、发展,随后我们可以去整合他人优势。我们这个团队现在为什么那么多人过来,其实就是在整合我们彼此的优势,这种优势的累加并不是1+1=2,它是一个倍增,我觉得它是会有一种引爆的感觉,否则我们的团队不会走那么快。图片14

 

罗莎老师:接着卢老师说,其实也不是我们团队的优势,而是2017年4月份整个盖洛普班的优势。第一是思维型的人特别的多;第二就是学习型基本是排前三的,特别的统一。这有使我们的团队特别的爱学习,比如:两周之前,我们的团队团员都在去学习完全不同的课程,而且是在同一个时间,而且我们这个是有益的,我们希望每个人都去学他们感兴趣的课程,而且这些也非常谢谢卢老师帮我们得到了公司的赞助。学完之后我们就会去分享每个人在他们的课程里面学到的东西,把这种分享再去深化我们彼此的了解与我们对课程的理解。

 

卢文莱老师:这些关系还有一个实践,我们也会互相学习,这非常重要。

 

罗莎老师:所以会说学习是非常好的,学习会让你懂得一门技能,但是如果三个人同时学习,就获得了9门技能,它其实是一个几何倍数型的增长。所以这就证明了我们盖洛普的平台真好,我们有机会去分享,那这种分享我们第一也可以把我们成功的经验或过去的经验分享给大家;第二我们也是希望能够跟盖洛普的校友会或其他人能够有更多的连接或彼此学习的机会。因为我们相信,智慧永远是通过碰撞出来的,人与人之间碰撞的结果往往是非常奇妙和令人震撼的。

 

卢文莱老师:对。那么今天我们的主题正好是叫优势教育与家校一体化,刚刚其实已经提了一点关于家校一体化的内容了,可能这是我的初心梦想之一,对我来说会非常的重要,可能是跟大家一个分享:家校一体化,其实我们有三层比较重要的涵义,在说家校一体化的时候。第一个我们认为生命成长是家校一体化的底层基础,所以我们特别关注自己是不是活出了生命的状态、是不是活出了优势的状态、是不是活出了我们生命的能量,所以我们期待老师和家长都能活出自己生命状态的时候,那孩子自然就能活出他的生命状态,这就是我的教育意志:生命影响生命。

图片15

第二个,我们越来越坚信无论是孩子还是一个人本质都是一样的,其实所有的学生的问题或是社会和家庭的问题,就是根源都在于社会与家庭,我们往往容易把问题归结于学生身上,但这只不过是这些问题通过孩子折射了出来。我记得一个家庭教育专家曾经说过“孩子肯定没有问题,如果孩子有问题,那一定是父母的问题”,所以我们坚信如果你真的能够相信一个人,相信一个孩子,就像我们组织里相信人有能力去做,我们相信孩子确实有这个潜力,那我们给出的和我们看到的一定是不一样的,所以这就是我们非常坚信的第二点。

第三个,我们说家校一体化需要一种三方的互动,仅仅是单向是不够的,比如我们一直关注学生:学生你学什么?怎么样学?我们可能会忽视家长自身的学习和成长,这就是为什么刚刚罗莎会说到我们都是非常喜欢学习的,如果我们自己是一个学习型的家长或家庭,那我们一定能给孩子带来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学校也需要学习,当然很多学习一直比较关注在教育领域,我自我觉得我们学校的教育系统真的是要向外界更多的企业去学习,去学习他们的一些好的经验,因为世界500强也好,优秀的国企也好,他们真的有很多的方法和经验完全是可以迁入到教育领域中来的。我已经看到了,包括我们以前也去做了一些尝试,确实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说,三方其实都需要学习,在三方的互动过程中这不是单方传递,比如我们家长学校不是说我们找一些课程叫家长来学,这不够,因为现在这种社会,家长很多都是有能力、有智慧、有能量、有资源的,所以他们完全是有能力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进来,所以我们作为第三方会努力的去推动一种融合的过程,就是我们三方互相学习(这个三方还包括孩子)。我们很多时候需要向孩子学习,他们身上有很多东西:单纯、纯粹、包容(孩子对于父母是特别包容的),其实我们是一种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一种开放的空间,我们去开展合作共创。这就是共同打造一个空间,这不是说我们“上缘”提供给你几门课程,而是说我们邀请家长、学校和有理想、有想法有梦想或你愿意从事在教育领域或者是优势教育领域里面,去发展发展、传播和影响同人们,我们来共同打造一个生命成长空间。我把它定义为一个生命成长空间,它非常的大,需要我们所有人的参与,包括我。

 

罗莎老师:我觉得刚刚罗老师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结尾,那我这边也分享一下盖洛普给到我们的可能一开始是一个4天的课程,然后变成了一个四个月的连接,最后我们开创了一个“上缘”的五年计划。但是我相信,优势的教育,包括我们在看到最近教育行业的一些兴起,也在做一个教育投资。我觉得优势教育它能给到的不仅是从一个家庭来讲的一个课题,或从体制来讲的一个学校的变革,更多的是一个社会的变革。所以我们相信优势教育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它都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而我们这些人(盖洛普教练大概有200人了),我们也会是前两百了,而我们这些人能够去盖洛普教练认证,能够去引领中国整个优势教育的变革,谢谢大家!

 

Part2 问答环节

Q:优势给学校带来的最显著改变是什么呢?

A:不能说我们现在已经改变了什么,我们现在做的一些尝试给到一些改变。不仅仅是盖洛普的优势,如果我们以优势的视角带进学校,且校长认同这个理念的话,所产生的变革会是非常大的。从校长层面知道我们的优势是什么,相当于是构建一个共同的语言体系,在这个过程中看对方的眼光都是互相欣赏的,这个基因会慢慢地成长,然后所带来的影响一定会很巨大的。就像我在辅导老师和孩子时,我可以看到他们眼中闪烁的光芒一样,相信如果校长以优势的眼光去看待每一个老师的话,相信老师们受到的鼓励、内在的动力一定是非同凡响的。

 

Q:发挥优势和弥补弱势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A:当我们看到、发挥优势的时候,自己的自信心会成长,这个改变的是你底层的动力。当你看到优势、欣赏优势的时候,你对自己也是欣赏和认可的。这样的欣赏和认可给你带来自信,这样的自信是极有力量的。这样的自信让我们相信就算在短板上,我们也一样可以做一些改变。

 

Q:你们团队很多都是思维领域的,你们是如何发挥思维领域的优势呢?

A:战略思维领域让我们特别地享受脑力风暴。我们团队之所以能够和谐运作,就是因为我们非常都很享受脑力激荡的过程,这是我们的共同点,也是价值观。

这个也和我们现在的创业进程有关,一个创业团队从开始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做头脑风暴,一起将战略目标、价值观捋顺,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战略思维层面所展现的价值。有意思的是,像我们开战略会议时,我们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聚在一起头脑风暴,每个人都能发挥价值,因为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和思维贡献在我们要做的事情里面,这个事情也是大家想要做的,激励整个团队前进。在我们创业到后期阶段,我们可以需要更多的执行力或关系建立的团队,或是影响力较高的,这个跟一个企业发展有关的。我们也需要更多不同优势的个人加入,打造一个完美团队,做到真正的命运共同体。

 

Q:除了盖洛普优势理论,你们还整合了什么优势理论?

A:我们强调“知行合一”,着重推广我们能做到、有感受、有体验的测评工具。除了优势,我们还有运用“菲尔丁团队决策”及“DPA的性格优势”。我们的团队当初是因为盖洛普而聚在一起的,菲尔丁将团队分为三个类别、九个决策,我们团队的三个人恰好分布在三个类别中,这个体现了一个团队的共性。在团队辅导中,我们运用这套工具,带来不同于优势的团队侧重点。优势除了团队建立外,更侧重于个人基于优势的发展;而菲尔丁更注重组织内部的团队决策协调。先前还有提到DPA的性格优势,这个是在本土教育界普遍应用的,结合了MBTI和不同的测评。

 

Q:请问老师,孩子几岁时才能发现比较稳定的优势?

A:所有的优势是会发展的,不同的阶段发挥出来的优势是不一样的,所有的优势都是动态变化的,随着经历、经验、成长是会发生变化的,所以不必急着为孩子贴标签。我自己在两年前做的优势测评结果和今天做的不同,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但是核心的东西不会改变,优势才干是稳定的。刚刚提到的公式:“优势=才干x 投入”,这两个因素有其中一个改变,你展现出来的优势都是不一样的。

盖洛普的测试适合15岁以上的学生去做。更小的小孩的身心还没发展成熟,盖洛普的测评涵盖177道问题,对于小孩的心智要求比较高,所以测评结果可能会呈现不稳定性。我们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小朋友会运用不同的测评工具,例如:雷氏三觉优势测评(视觉、听觉、感觉),幼儿园大班以上的小朋友就可以做的,从大脑神经系统切入,以机器完成测评,避免了认知上的不稳定性。针对小学生,我们会使用DPA性格测评。非常重要的是,要记得,所有的测评工具不是标签,只是个人发展的工具。透过测评,让我们看到隐形的东西,进而发展这些才能。

 

Q:你们最期待和具有什么优势的优势教练合作呢?

A:这个问题不成立,因为我们相信所有的人都可以合作。比如你的“交往”主题突出,我们可以让你做些一对一、需要深入接触的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可以发挥之处,我们的平台可以做的就是,帮你对接到适合你的学校或个人。我们欢迎所有相信优势的教练,如果你相信优势,你会接纳且信任。没有一个完美的个人,但一定有一个完美的团队。